40日修錬會:再臨役事與我 > 간증

본문 바로가기

見 證

40日修錬會:再臨役事與我2019-07-02

본문

馬來西亞、S.C30多歲、男  


這次是我超過第20次的40日修錬會,因為我十歲開始患有妥瑞症,而且從2011年起時常受到靈的干擾。過程中曾經有兩週的期間痊癒,雖然有些進步,但還在努力根治中。受靈干擾的情況是可以感受到靈進入到我體內,或從身體出去。只要以一點點神的眼光讓自己想通,將負面的想法轉換化為正,會有光線在我的眼睛旁邊浮現;相反地,如果去到屬靈不安的地方,會毛骨悚然地感到一陣害怕。

 

常在馬來西亞感覺惡靈進入我體內,但在HJ天宙天寶修錬苑時,不論在讚揚役事或一整天的修錬過程,可以感受到絕對善靈們幫助,讓惡靈解放出來。然而靈的進出,是一種風的感覺碰到身體,但他們的進出的方向截然不同。當惡靈進來時,不單是感覺到風的觸碰,會突然嚇到,產生很大的壓力,而他們當中也分小惡靈或中心惡靈,我就只是單純地想來解決我靈與病的問題。持續地修錬中,透過許多人事物暗示才發現神給我個使命,我要堅持下去。

 

屬靈交戰的突破


印象最深刻的突破點,是馬來西亞指導者陪我來修錬苑。當時每天的讚揚役事讓我非常疲倦,沒有什麼突破。在一次特別祈禱會,是我最害怕的經驗,時間雖然結束,但感覺那中心惡靈還沒有出來,之後幾天的讚揚都讓我很掙扎,因為那中心惡靈竭盡所能地不讓我有正常的思想生活。我的指導者柏青海幫我分立背後的靈,仍不見起色。有一次讚揚後去到親和館二樓,那時我的狀況極差,幾乎瘋掉,即使柏青海想幫我,卻幫不上忙而暫時離開,我看著真父母照片吶喊著:「神啊~真父母啊~」也沒有特別的事情發生,我就在那邊一直滾來滾去,中心惡靈給我的壓力直撲眉頭上方,想關掉我的眼皮,主管我的意念,可以意識到我若不在最後一刻發出任何口號,那他就贏了。就在我瀕死之際,拼命找回我的意識並使勁地大聲喊出:「擁抱惡靈!」,瞬間整個氣瞬間暢通,總算熬過了一個關卡。這場屬靈的戰爭還滿恐怖的,其實這只是開始,還沒結束。 

 

有一天,我實在害怕到不想繼續參加修錬了。柏青海就罵我『怎麼不參加?一定要參加!』我自己也知道問題還沒有完全解決,所以就掙扎地繼續讚揚拍打我的頭。有一次,我不想參加修錬苑的台灣訓讀會,後來青海看到我,生氣地對我說:『你真的相信神相信真父母嗎?』,其實我自己也不清楚要怎麼打這場屬靈的戰爭,那是需要神給我機會。然而,當我被指導者當頭棒喝,嚇一大跳時,這才清楚自己並沒有完全交託給天父母,總依靠自己解決問題,沒有徹底相信。突然間,我從心理喊出了一個字:『改』,瞬間鬆了口氣,最主要的中心恨靈一出來,我被釋放得完全沒有壓力了。」